快捷搜索:  金宣儿

工号011434”

  小时手持测温仪值守,扬声器与“共抗疫情,人人有责”的大红色标牌声声相应,穿透空旷的街区。

  一张盖有中国石化镇海炼化公司印章的纸上,手写签有老郑的身份信息“郑维君,48岁,中国石化镇海炼化公司,工号011434”,一日一证。

  另一张,盖有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章的纸上,关键信息是“本人系镇海炼化职工,由于镇海炼化主要生产国计民生所需的能源产品,特别是疫情防控所需的基础化工原料,为保障生产需要,员工每天需上下班出行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门岗人员逐一审核,让老郑登记身份后放行。而小区外,公共交通早已相继停运。

   一人走在晨雾中望不到尽头的马路上,除了偶尔犬吠,消失了往日匆匆的车铃和赶路的人影。街道各式卷帘门和玻璃门上,白色防疫封条整齐划一。

   早餐店紧闭的门上,还贴有一纸告知“亲爱的新老顾客,本店春节放假至2月1日,正月初八起正常营业”。显然并没有兑现,似是而非,陡然生凉。

   收起通行证,老郑已走到站台等来熟悉的厂车。平常觉得并不太长的通勤路上,设有招宝山大桥、小港等多个关卡下车检查,让人感受到疫情形势的严峻。

   一天测体温最多可达10次,老郑粗略估算,除了路上关卡还有控制室和员工食堂。

   “现在外面风险这多大,你这么积极做啥!”时间倒回2月初,全市疫情管控最严禁令实施第一天,老郑拿到公司连夜批准的通行证摆在妻子面前,妻子有些想不通。

   或许,石化工人的困惑之一便是给家人朋友解释自己的职业,令人看不懂的英文化学式,还有“环氧乙烷”“乙二醇”“丁二烯”等等生僻的化学名称。

  “对!就是环氧乙烷!一字不差!”老郑麻利找出医用口罩包装袋,递到妻子眼前,背面清晰标示“产品经环氧乙烷灭菌,有效期24个月”。环氧乙烷,正是老郑班组夜以继日生产的产品。

  手中生产的“环氧乙烷”,最终变成了老百姓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。“用途很广泛,可以作为医药、纺织、汽车产业不可或缺的原料……”老郑说。

  全国急缺医用口罩,老郑手机几则新闻推送让他格外着急,“医用口罩辨真伪,为何必须环氧乙烷消毒?”,“0.5秒造一个口罩,为什么你现在还买不到?”

  原来,与普通口罩相比,医用口罩核心工艺要求经过环氧乙烷7天以上的消毒和解析,才能够有效防止病毒。

  正因此,从1月24日除夕疫情应急一级响应到2月10日,镇海炼化生产的环氧乙烷累计出厂114车,近3000吨。

  早晨七点半,当东升的旭日照亮石刻“镇海炼化”四个大字的1号门岗,老郑通过体温测量并拿出工作证刷卡。门禁器报出他的名字,在远方楼顶嘹亮可闻。

  疫情防控期间,门禁器每天依然报响3000多名镇海炼化员工的姓名。生产一线也是战“疫”前线。

  跨过门禁,前方700公顷的土地上炼塔林立。环氧乙烷装置作为其中之一,其原料来自一旁的乙烯裂解装置,而乙烯裂解装置原料来自附近区域的常减压装置。此外2月份排产8600吨的医用口罩无纺布原料聚丙烯,来自其中的聚丙烯装置。所有装置的源头,则是石油。

  这个春节,抗疫保供成为重中之重。老郑第一时间向公司及社区上报了自身及家庭成员健康信息。镇海炼化部署了摸排每位员工的疫情防控网络,公共辖区和班车全面消毒,以及最严厉的进厂审批制度,直至2月10日辖区未出现一例新冠肺炎,确保了持续生产平稳有序。

  “其实不管有没有疫情,春节都要正常上班。”老郑坦言。工作以来一直在一线倒班,白班早八至晚八,隔日夜班晚八至早八,全年白夜翻休。在这个全国最大的炼化一体化企业,365天不间断生产保供,可追溯到45年前脚下还是沉积千年的海涂棉田时的光景,镇海炼化为解决浙江全省能源保供问题应运而生。

  不忘初心,不负韶华。28年的工作日历里顶过台风,冒过大雪,老郑说:“从来没有什么不可抗力让人停止脚步,因为保障国计民生才是最大的不可抗力,我们从未止步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